-钦允微光-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兔子心的龙先生★
不会说话,我选择打钱。
律己。
中意黄少天、邱非,心上人是江波涛。

【全职|周黄】Lovesick Fool | 架空

Die Welle:

* 文出自本子《拂晓之钟》。


* 因为最近有好几个妹子都来问有没有二刷,很抱歉感觉肯定到不了200下厂再印,所以琢磨着把几篇文给放上来。但是因为部分有【哔——】的内容,所以就先把几篇没【哔——】的弄上来,其他的就……再说啦QWQ


* 全是隔夜黑历史系列………也就,随便看看………← ←




-01-


黄少天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确切地说他是个朝九晚五但是五点钟下不了班的程序猿。


不得不感叹汉语的博大精深,一个猿字简直就无比精妙地表达出了他的职业特点,黄少天觉得自己天生就适合做这个职业的优势大概只能体现在他从小到大打电脑时间再久视力都是5.2上面。


除此之外……就没有了。


 


——他上班的时候通常是这样的。


 


“小卢你过会回来给我带个麦当当超值午餐啊,我说你别不睬我就走啊快回来回来至少给你前辈倒杯水吧?”


“可是喻队说在你写完这个程序之前让我不要理你。”


卢瀚文很无辜地表示。


“靠靠靠靠靠你就这么畏惧权势吗一个年轻人至少要有无畏的精神和远大的抱负,就像我一样——”他一边说着一边噼里啪啦地把键盘敲得很响,“你别忘了上次你那个Bug可是我帮你力挽狂澜给救回来的,年轻人要懂得感恩不能忘恩负义你造吗!”


“黄少,但是那句出错的程序本来就是当时我写到一半你跟我讲的呀。”


卢瀚文迅速解释道。


“……小卢!去吃饭!早点回来干活不要傻愣着站在这里浪费时间你懂吗!”


他说着就揉着黑眼圈又像一抹幽魂一样瞪着电脑屏幕了,天杀的他当年怎么就会因为电子专业热门就报了呢,简直是人生路上一大失策。


 


——或者是这样的。


 


“喻队你不觉得像我这样加班三倍的加班工资完全不够补贴我挥洒的青春汗水吗!”黄少天看着一个月除了工资之外一百二十块钱的全勤奖严重表示抗议,“你说像我们蓝雨这种新兴企业就要在善待员工这方面树立一个标杆,这样优秀的大学毕业生才会往我们这里跑你说对不对!”


“前两天要做的那个程序写好了?”


喻文州喝了一口茶,右手翻着进度报告,心平气和地问道。


“……喻队,能再宽限几天吗那个东西稍微有点棘手,既然要做就要做到完美,要做到完美必须要有时间嘛,比如你看一代宗师多好看,想想王家卫拍了多少年……”


“不能。”


黄少天哭丧着脸看见喻文州笑得一脸温良无害。死了这条心。


 


——但最近他上班的时候变成了这样的。


 


“我去喻队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前一天接了网站维护的活今天就被黑了?!”


男人一早到了公司瞪着电脑上的页面一口水差点就直接喷上去了,“这玩我的吧卧槽这是运气要有多烂有多縗才会这样子啊——”


他忿忿地盯着被黑掉的网站,界面完全就被一片黑色覆盖了,中心图案是搞得跟摇滚乐队范儿似的双枪图案,右下角还有个非常朴素的微软雅黑字体的署名。


一枪穿云,名字倒是特别威风凛凛特别帅气特别有文化,黄少天愣了三秒钟,“我去这不是一枪穿云吗——就是那个一枪穿云啊,上次把霸图他们也黑了的一枪穿云啊,这又是跟蓝雨有了什么仇啊!”


为此张佳乐还在微博上哭诉了一下自己被扣了奖金的经历,这让黄少天觉得自己这个月的奖金也快要从那冒烟的枪口里被射出去了。


一枪穿云穿穿穿穿个毛线穿,黄少天咬着奶茶的吸管恶狠狠地咒骂道,拜他所赐又是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泡汤了,简直倒霉透顶,不过幸好对方只是黑完了网站就撤了,并没有长时间或者是一个团队在对蓝雨进行持续的攻击,这让他头疼地发现连动机都搞不清的黑客简直让人无从入手。


虽然修复网站增强防火墙并不需要花上太长时间,但要是天天都那么来一回,谁吃得消啊?!


谁知道黄少天随便一想的不好预感真的实现了。


在接下去的一个星期里,喻文州每天的笑容眼睛都越眯越温和,黄少天觉得那眼神是越来越锋利,对着电脑手心汗都紧张得冒出来了——我说一枪穿云你这是跟蓝雨有仇还是跟我有仇,每天黑黑更健康吗!


“根据搜索到的资料,一枪穿云是轮回的人。”


我说老大,不就是几家IT公司吗,至于说的跟黑社会争夺地盘一样吗,我夜雨声烦还是蓝雨的人呢,是谁说名号显得很幼稚的啊?!


“上个月还攻击了霸图的网站,不过听说张新杰把张佳乐送去了轮回呆了半个月当做友好交流之后攻击就停了,原因是那边整整停电了三天。”


黄少天很努力地忍了忍,但是几秒钟后破功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当我没说,我说喻队啊这个办法太带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了,这没法用在蓝雨身上吧。”


“确实。”喻文州笑眯眯地说,“我也有提出把你送去轮回培训半个月,但是轮回的人说,他们比较喜欢安静的工作环境。”


“……什么意思啊看不起活力充沛的我吗,程序员都过的那么苦了每天还要沉默得一帮幽灵在工作一样的有意思吗,啊?!”


喻文州扶额,“我会尝试去询问一下已经隐退的人,看看有没有办法一劳永逸把防火墙加固到黑客单独行动无法冲破的程度,现在你就暂时每天应付着吧。”


——这简直就是最糟糕的约会了,黄少天哀嚎。


 


当天晚上他就把这事写在微博上了,还打了个一枪穿云的标签,义愤填膺地批评他是行业里没良心的家伙整天就知道欺负苦命的同行业工作者,丧尽天良!


发完黄少天也就忘了,把电脑盖子合上,拿了毛巾和换洗衣服就去洗澡了。在浴室泡了会出来紧绷了一天的精神终于放松了下来,神清气爽的男人想着到底是看一会电视开一瓶啤酒享受一下个人时光呢,还是去哪里乐呵一下呢,结果手机就亮了一下。


他一看,嘿,刚才发的微博竟然被回复了。


名字就叫一枪穿云的账号以他一贯的风格在下面留言说了两个字:呵呵。


 


我靠要不要脸啊做人要不要这么贱难不成这人还自恋到天天在微博里搜索自己的名字啊摔!


 


——这就是黄少天跟一枪穿云的第一次直接接触。


 


 


-02-


关于那个有趣的黑客,蓝雨上上下下的人全都知道了。


在办公室只要碰到黄少天,大伙就会调侃说:“哟黄少,跟一枪穿云的每日约会怎么样?”


黄少天仰天长吼欲哭无泪:谁特么的要跟他约会了!见过这样苦逼的约会吗!这还有没有人性了啊!


但是他还是没办法,每天对着一枪穿云的双枪图案恨得牙痒。


那天微博被回复了之后他整个人都震惊了,狠狠爆了一句粗口就又回复了一枪穿云,信誓旦旦地说总有一天蓝雨的防火墙会厉害到十个你也进不来的地步,别以为你有多了不起!


然后那个回复了一句“呵呵”的一枪穿云也便没有再回复他了。


“噢你说一枪穿云那家伙啊,哼我把他给拉黑了,看他还敢不敢幸灾乐祸。”


他是这么对外面的人说的。


但他跑去了一枪穿云的主页里逛了圈,然后发现基本都没发什么东西,等级还停留在最初,让他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特地注册了一个账号来开嘲讽的。


关掉页面的时候他点了个悄悄关注。


 


其实那个微博号不是一枪穿云本人的。


轮回的员工一开始也只是抱着好玩和对一枪穿云以及他背后的黑客周泽楷的敬仰之情就注册了这个账号,整天在公司的电脑上挂着也没什么人会去注意。偏偏那一天江波涛闲来无事就在关键词那里搜索了一下,就看见了黄少天发的那条微博。


“周队,你来看看这条微博,挺好玩的,专门提到你了呢。”


埋头还在修改一个出错程序的周泽楷没在意,瞥了一眼屏幕,就看见了一枪穿云四个字特别显眼地晃在那里。


他看了看,沉默了一会,然后敲了两下键盘,“呵呵。”


“不过这个人大概是蓝雨的吧,最近蓝雨刚好是目标,碰上你真是太可怜了。”


周泽楷却接着用他自己的微博账号关注了一下这个叫黄少天的人,然后在他的个人资料里找到了他的QQ号码。


直接暴露个人资料真是太粗心了,周泽楷有点职业习惯地这样思考道,但多少对于这个最近的微博全都在刷一枪穿云的人来了兴趣,随手就去添加了他的好友,通过后台程序病毒植入,也没有等到他通过好友就自行出现在了好友列表了。


“哇,这招真的是太好用了。”


江波涛表示学习到了。


这人就算是个程序员,自己电脑的防火墙也太初步了吧,完全就没有任何防范意识,也难保蓝雨的网站每天都被周泽楷轻轻松松地黑掉,还说要弄个防火墙一劳永逸地把人拦在外面,这让周泽楷觉得他特别可爱。


黄少天的QQ名字叫夜雨声烦,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一枪穿云改成了荒火碎霜。


还是不要被太快发现比较好。


 


 


今天蓝雨的网站还是一样被黑了呢。


黄少天怏怏地下了班背着笔记本准备回家,连顺路去买份关东煮的心情都没有了。就好像陷入了一场拉锯战但是对方显然还是游刃有余一样,令他特别苦恼。


直接回到了公寓打开卧室的门就扑床,把头埋在枕头里,闷着声念念有词地嘟囔,今天也要向与宇宙的正能量传播自己的心愿呢——


一枪穿云快滚一枪穿云快滚一枪穿云快滚。


三遍许愿结束,他再一次打开了电脑准备再恶补一下更高端的专业知识,却发现QQ列表的好友栏里好像多了个人。


在分组里找了找,发现多出来的不认识的人就是那个叫“荒火碎霜”的了。


上次喻队还说要找个技术顾问,估计这个就是了吧,黄少天也没多想,就右键点击了发送消息,去敲了敲那个亮着头像的人。


“你好你好!请问怎么称呼啊?我是蓝雨的黄少天,你一定是喻文州请来的技术顾问吧,太好了有你来简直就是帮大忙了!”


那边显示正在输入,但是黄少天没等他回复又继续打到。


“我跟你讲啊最近蓝雨简直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就被盯上了,我每天都是在水深火热中苦苦挣扎,都是那个一枪穿云惹的祸!”


“嗯。”


对方一个嗯,黄少天也吃不准他到底是说他自己确实是技术顾问,还是对他后面说的一枪穿云的事情表示肯定,但他就自行地理解了是两个一起说了。


那边又显示正在输入,过了好一会才跳出来了三个字。


“周泽楷。”


真奇怪啊这人手速怎么比喻队还慢,“噢噢噢周泽楷你好!今天的网站我们还是救回来了就是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来看看防火墙,帮忙加固一下?我虽然每天都在尽量编写新的句子进去但是总好像还是第二天一早就会被一枪穿云干掉,虽然不甘心可也没办法。”


“好。”


黄少天这下发现了,不是他打字打得慢,是这人本来就不爱说话。


但显然对方对于编程的热爱和专注并不在一边发牢骚一边也尽职尽责期望做到更好的黄少天之下,那天晚上他们关于防火墙和程序以及最新的超级计算机问题谈论到了很晚很晚,一直到睡觉去时黄少天都特别意犹未尽。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在说,但是周泽楷寥寥数语,或者就是简单地发出一条句子,在给出的程序建议和全新的思路方面实在是给了黄少天很大的启发。


“真是谢谢你啦周泽楷!”


黄少天觉得最近几天糟糕的心情总算有了点缓解,“那我先去睡觉了,晚安!要是能够彻底把一枪穿云拦在墙外面了我一定说服喻队让他怀着感激之情请你吃饭,必须的!”


周泽楷心里想我其实跟你们喻队不熟,我也不知道他看到黑了蓝雨网站的黑客会不会有“感激之情”,还是你请我吃饭吧……


 


但他还是就打了晚安两个字。


 


 


-03-


过了几天之后,周泽楷他发现自己好像跟恋爱一样了。


不仅仅是他这么觉得,好像整个轮回都这么觉得了。


整个办公室里虽然还是很沉默,但是有一种能让窗台上养的防止辐射小仙人掌开出花来的空气。


 


比如江波涛有次从他的身后路过,就随便看了眼周泽楷的电脑屏幕,竟然发现,开着,一个QQ的对话框。


一般来说周泽楷是应该不怎么喜欢说话聊天的,每天进入工作状态之后是神情专注心无旁骛的——也不是说他现在就分心了,而是总有那么些不对劲。


 


因为周泽楷会开QQ对话框聊天的概率简直就跟张佳乐中了大乐透一样。


 


再比如孙翔有一次想去问个什么问题,就看见正在攻击蓝雨网站的周泽楷……


脸上有着笑容。


他在,笑着,黑蓝雨的网站。


孙翔抖了一抖,告诉自己这一定是幻觉,看错了。


这是周泽楷队长,又不是传说中的喻文州。


 


轮回的大家聚在一起把最近各种古怪的地方全都拎出来说了一遍,基本除了突然开始泡电话煲这一栏不符合(也很难想想周泽楷拿着手机跟人谈笑风生),其他的每一点都和“恋爱中”三个字吻合。


被作为代表派出的江波涛有意无意地坐到了周泽楷的旁边。瞄了一眼那个被缩小的对话框,上面是夜雨声烦四个字。


他就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但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于是他就旁敲侧击地说,“周队啊……”


男人和往常一样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沉默就通常示意着继续。


“周队有没有喜欢的人?”


周泽楷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没摇头也没点头也没从喉咙口挤出个嗯或者哦。


结果作战计划外的杜明突然听到了,凑了个脑袋进来特别好奇地说,“咦,大家都在交流感情吗?对了江副队你特地问周队这个问题是不是你也有暗恋的人了啊?这种事情就要来问我嘛,我昨天还给……”


给女神唐柔发了短信,我们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轮回众人扶额。


然后吴启等人捂着杜明的嘴巴把他拖到了一旁防止碍事,江波涛又硬着头皮继续,“也就是说有咯?”


“……”


周泽楷又转过头去自顾自地敲键盘了,江波涛无语凝噎,就算他能知道平时队长都在想什么,但队长恋爱的事儿他哪知道啊!


可他没注意周泽楷手一抖,程序栏的字就变成了L、O、V、E。


 


 


而在黄少天这里,周泽楷给出的建议非常有效。


就算不是最彻底的,但也至少给一枪穿云造成了比以往更多的麻烦,侵入蓝雨网站的速度明显比从前要慢了些,多少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这让他的“让一枪穿云走着瞧”目标又近了一点,黄少天特满意也特开心。


“周泽楷你真是个天才啊我相信我们两个联手一定能干翻那个一枪穿云,看他再得瑟再耍帅,有个毛用啊!众志成城啊!不能助长他那种气焰你说对不对!”


这就是周泽楷每天笑着黑蓝雨网站的原因。


但很快黄少天就又有了别的烦恼的事情。


 


费列罗巧克力,松露巧克力,白色恋人巧克力饼干。


还有鸭舌,牛肉干,猪肉脯,鸡蛋卷手信,鱿鱼丝。


黄少天在想要放松自己的时候就去逛了一圈购物网站然后把这些好吃的全加进了购物车,觉得就算吃不到看看也是好的。


这些好吃的成为了他干翻那个一枪穿云的最大动力。


因为……一枪穿云来了之后他的奖金数额直线下降,他都不舍得买了。


结果才往购物车里放了没几天,星期六他还赖在床上睡懒觉的时候门铃就响了。


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实在想不起来有谁,抄煤气收报费的还是物业的大妈?他跑去开门,一看,是顺丰快递在敲门。


他想了想确定自己没有干什么会被抄水表的事情,稍微安心了一点。


“麻烦请签收一下,黄少天的快件。”


满腹困惑地把快递签收了——还挺大的一包,黄少天关了门,把包裹抱到了厨房拿了剪刀就开始拆。


拆开他就震惊了。


竟然是三盒费列罗和三盒松露巧克力。


而且这还只不过是一个开始,那天呆在家里的他又陆陆续续地收到了两个包裹和一个箱子,麻辣鸭舌蜂蜜牛肉干猪肉脯叉烧海苔鸡蛋卷,以及之前网上特别红特别流行的一箱不同口味的Pocky。


他确定他上上下下地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任何疑似送礼的卡片,这让坐在一堆零食中两眼冒爱心的黄少天有一种异样的幸福感。


莫名其妙被投喂难道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吗!


 


当天晚上他就敲了周泽楷,因为最近他们俩关系特好,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极好的聊天对象。


(虽然很多天后他发现自己不是找到了聊天对象,而是找到了对象。)


“周泽楷周泽楷我帮你说啊我今天太幸运了!”


男人兴致勃勃地敲着键盘,透过对话框上的文字周泽楷都能感觉到那种恨不得欢呼雀跃的心情了,“不知道怎么的老天像是在安慰我一样!虽然没有满足我干翻那个一枪穿云的愿望,但是他还是仁慈地对我特别好!”


周泽楷很合他心意地发了个问号过去。


“我告诉你我今天一天呆在家里收到了好多包裹啊那些包裹里全是我几天前刚刚放进购物车里的东西,你说神不神?我还特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真的没下单也没付钱啊,但是吃的就全都送到我家里了,简直就像有求必应的购物车一样,真的不知道是谁给我买的啊,简直就是天使!”


那边的周泽楷心满意足地笑了。


“你说会是谁啊?那个人肯定很了解我的口味不然也不会买的和我喜欢的一模一样,哎呀我现在真的是特别特别特别好奇,实在想不出来!那人是不是暗恋我呀不然怎么对我那么好!”


“嗯。”


周泽楷回复道。


“你嗯啥啊!”


“暗恋。”


 


他觉得黑进黄少天的电脑查看他的消费记录和购物车然后给他一个惊喜真是太好了。


 


 


-04-


烦恼有谁在暗恋自己,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困扰了。


黄少天过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双休日,哼着小曲面对着黑色星期一,先是在办公室里把事情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教育卢瀚文“一个好男人就是会被很多人关心并且爱着你懂吗,你以后也要成为这样的男人啊”,接着大伙表示普遍不信,只有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很久。


“……喻队你说说到底是个什么事儿呗,别这样就安静地看着别人特别吓人你知道吗!”


“少天,你确定你的电脑没有被黑掉吗?”


“啥?!”黄少天的脑子转了一大圈。


“如果电脑被黑进去的话,看看你的网络记录,购物车和收货地址不就知道你想要什么了吗?”


但喻文州随后就被黄少天批评说“特别不浪漫,哪有姑娘家会强悍到去黑暗恋对象电脑的地步,工作狂想太多了吧”。


黄少天,你为什么就那么肯定这是个姑娘呢?


 


总之黄少天幸福快乐的双休日一直延续到了这个星期。


因为他发现一枪穿云从每天一黑的速度减低到了两天一黑了,这就等于让他的工作量减少了一半……这样欢欣鼓舞的事实让他几乎都要忘了其实对付一枪穿云本来就是他多出来的事情了。


“周泽楷你简直太厉害了!!!”


他也不顾正在上班时间就在QQ上敲了敲周泽楷,“你知道吗一枪穿云现在只能两天黑一次了!按照你给的思路我昨天换了个想法去弄防火墙结果他今天果真就进不来了!”


附赠一个熊孩子脸拥抱拍背的表情。


 


江波涛又一次路过周泽楷的电脑惊悚地他发现他一边跟人聊天一边笑,还是那个夜雨声烦。那个表情让他觉得他也被用力拍背拍得快要把刚刚喝下去的水喷出来了。


 


其实对蓝雨网站的攻击这个星期就该停下来了。


因为在江波涛的运作下轮回私底下和蓝雨要抢的一批客户已经抢到了。


但是周泽楷特别苦恼,他就想要是停下来了,黄少天这不就没有理由跟“技术顾问”请教关于加固防火墙和“干翻那个一枪穿云”的问题了吗?


他也实在不是会主动热情跟人搞好关系的人,用他S市的话来说就是各么伐就僵特了嘛。周泽楷苦思冥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办法,所以在停止了一天对蓝雨网站的攻击之后……


在第二天他还是又黑了一把。


 


但这只能维持一小段时间,再久的话把一枪穿云彻底暴露了也不太好,事实上他觉得他这个技术顾问到现在都没被戳穿已经是奇迹了。


 


于是周泽楷又想了很久,终于一个没忍住,干了一件很罪恶的事情。


他把黄少天的摄影头给黑了。


 


摄影头黑掉其实可以做很多这样那样再那样的事情,要是具体说的话,周泽楷也有点不太好意思。


最关键的一点就比如是,他终于见到了黄少天了。


虽然他以前也不是不知道黄少天长什么样子,他的微博上也有很多和同学朋友出去聚会旅游拍的照片,在太阳下的笑容看起来特别没心没肺,一颗特别尖的小虎牙跟他一样,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爱。


……但是照片归根究底只是照片,完全不是会动的黄少天。


摄像头顺带麦克风提供了很多福利。


只要黄少天是对着电脑的,那就是个浑然天成的摄像机,周泽楷每天都能看见他首先坐在办公桌前,有时候大概是要开会所以西装笔挺,有时候就是T恤连帽衫的装扮,前几天才刚刚剪了头发的他额发很短,看起来就像是个被老师拎去剪过头发的学生一样。


羞涩的不知道怎么去勾搭真人的周泽楷就只好每天对着电脑屏幕上会动的黄少天看来看去,越看越喜欢。


 


路过周泽楷电脑的江波涛收起了惊恐的表情。


周队病得不轻啊,他感慨道,都说恋爱会让一个人改变,连周泽楷队长都懂得浪漫(?)了啊。


身为程序员他们全体对浪漫的定义都和普通人不太一样,不用在意。


 


周泽楷最喜欢的是黄少天每次洗完澡出来。


上衣还没有来得及穿,大毛巾就搭在肩膀上,水从脖颈顺着重力往下掉,再淌过锁骨打个圈,从胸前滑落下去。湿头发支楞着,而黄少天通常都会等不及一样地都没来得及擦干身体就冲到电脑前跟他继续聊天。


虽然自己不怎么擅长说话,但好像黄少天还是很喜欢和自己聊天的,这是周泽楷通过摄像头确认的一件令人安心的事。


还有聊天的时候他都能看见打下每一句话,收到每一条回复时黄少天的表情,通常都是眉飞色舞笑容满面的,偶尔会抿一抿嘴角露出很苦恼的样子——那时候一定在讨论程序的语句问题,还会蹙起眉头一脸生气——那是说到了一枪穿云的时候。


 


周泽楷好难过啊,要怎么才能让黄少天知道自己就是那个他讨厌得要命的一枪穿云,还不生他的气呢?


他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得出个结论。


 


但对于黄少天来说最近他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


比如他在整个公司分享用的VIP下载软件里选择了个人隐私空间里的加速下载,是男人之间You-Know-What的影片。但是每次他洗完澡出来那些应该下完了的片子都在硬盘里不翼而飞。


他没办法就盯着下载软件下载里番合集,看着它从99.9%一直跳到了100%,瞬间大爆手速打开文件夹,发现合集好好地在里面,松了一口气。


结果就在他看得特别爽,甚至想要去抚慰一下精神的小黄少天时,一个对话框直接震屏震到了他的电脑屏幕正中心,吓得他直接从椅子上摔下去。


“靠靠靠靠靠靠这是要闹哪样啊!!!”


他欲哭无泪地一看,是明显无害的周泽楷,正给他发来了一份资料。


 


这也没办法啊人家是好心啊。


黄少天忍住了眼泪,心虚地把视频给关掉了。


……在解决了一枪穿云之前这事还是先搁一搁吧。


 


而在电脑那头的周泽楷对于之前的画面羞得面红耳赤,却偏偏挪不开视线。


 


 


-05-


一枪穿云终于停止了对蓝雨的攻击。


“噢耶——!”黄少天在办公室里很没形象地一蹦而起,“太棒了总算干掉那个一枪穿云了,哼,看他还敢来骚扰我们蓝雨吗!简直是大快人心,一个字,爽!”


就在他蹦跶的时候周泽楷又QQ敲他了,就发了四个字,“一枪穿云?”


黄少天心领神会地立刻回复,“这几天他都没出现啦问题彻底解决了!周泽楷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这就去找喻队跟他说让他请客吃饭,必须我们两个都去,争取吃穷他这个月的奖金!”


周泽楷刚想打个“别”,就从摄像头里看见黄少天欢乐地走开了。


在旁边目睹那个输入法里卡着没出去的“别”的江波涛顿时心领神会,唰地从裤子里掏出了手机,直接按了几个快捷键就拨通了蓝雨办公室的电话。


 


黄少天一推门进去就看见喻文州一边伸手作势要接电话,一边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喂?江波涛副队啊,轮回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情。”


“什么?”


“你们这边是不是有个叫夜雨声烦的?”江波涛替自家队长拖延时间,谁知道一听见这个名字周泽楷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巴巴地看着江波涛捏在手里的手机。


……怎么觉得好像起了反作用。


“是啊,是少天,怎么了,我记得先前你们还说不需要交流的?”


“我们改了主意……”江波涛心一横眼一闭,“我们队长特别看好他,说他很有潜力,如果到轮回来几天大家互相切磋切磋对双方进步都有利!”


“好的。”喻文州看了看手边的时间表,“我会尽量帮少天安排出时间。”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一脸掩护没有打成但是好歹创造了奔向幸福彼方的新的机会,多好啊。


周泽楷还是盯着对话框里黄少天发出来的最后一句话,接着紧张地把他桌子上有点歪掉的小仙人掌扶了扶正。


实在不行……他可以装盆栽。


 


“啥,去轮回交流?哎呀肯定是看到一枪穿云都被我拦在外面怕了吧哈哈哈哈,现在才知道小瞧人了,这口气出的太爽了!”


黄少天先是积极向上地自我肯定了一番,然后才想起跑来找喻文州的最初目的,“噢对了喻队,你还记得之前你说的那个技术顾问吗?我跟你讲那个人真是太厉害了,我们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讨论加固防火墙的问题,多亏了他和我的聪明才智和特别高的领悟力才能一点就通把网站维护到现在的样子啊!”


喻文州显然一脸奇怪,但黄少天并没有注意到。


“所以说为了奖励我们你不觉得应该请我们一起吃顿饭好好庆功吗?说起来我都还没见过哪个技术顾问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从来没在办公室里露过面吧!”


终于能插上话的喻文州手里转着钢笔,微微皱眉,“可是少天,我没有给你介绍过技术顾问啊?”


“啥?!”


黄少天大脑短路就傻在那里了。


“我当时好像是说过,但是因为后来也没有找到适合的就不了了之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惊愕的脸,“你说的那个技术顾问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啊,QQ名字是荒火碎霜!”黄少天回想着那一天,“我就是回家打开QQ发现列表里多了他,以为就是你给我介绍的技术顾问啊卧槽!”


他越想越困惑。


“那难道他不是技术顾问吗?那他是谁啊还整天跟我讨论一些专业问题,还给我出主意对付一枪穿云,这也未免太好了吧,他的技术也是一流级别的啊!“


而他眼前的喻文州一脸恍然大悟,笑容暧昧得一塌糊涂。


“哎呀喻队你倒是告诉我啊!”


“我明天就安排你去轮回的交流。”


他却只给了这么一句。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嘛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感觉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了鼓里,拎着前一天在办公桌上简单整理完的一包东西就在第二天被蓝雨派到了轮回进行为期一个礼拜的交流,黄少天在走下地铁的时候还是满脑子都是一片茫然,完全不明所以。


昨天他也不是没有问过周泽楷,在对话框里敲了你到底是谁,对方却始终没有回应,像知道了真相败露就逃跑了一样。


从认识开始后第一没有聊天的晚上黄少天过的百无聊赖只能把电视机的节目从第一台调到最后,却还是怎么都不解闷。


就好像已经习惯了生活里每天都有周泽楷这个人一样。


 


轮回的办公室就在办公楼的第三十三层,按着手机上的地址和房间号码找到了那一间,推门进去的时候黄少天只看到了一个人,还是坐在主办公室里的。


“嘿你好,你是轮回的吗?我是蓝雨的黄少天,今天过来交流工作一个星期的,请多关照!”


他眼前的男人站了起来,比他高了十几公分,茶色的发丝在落地玻璃窗前透进来的阳光下看起来很浅,他握住了他伸出手,简短地说了句,“……嗯。”


黄少天一下子被噎住了,通常别人不都会说,你好黄少天我是谁谁谁,或者至少打个招呼啥的吗,怎么看都不应该是回答个嗯啊!


这个回答他还觉得特别特别熟悉,黄少天吞了吞口水告诉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可能因为到得早的关系办公室里除了他们都没有什么人,黄少天走到贴着他名字标签的空桌子坐了下来,把包里的杯子文件夹都按照顺序在桌子上放好,然后才掏出了电脑,接好了电源线,搜索WIFI,输入密码,成功连接。


转过身就去倒了一杯水,可是等到黄少天再回到自己桌子前的时候,他和他桌子上不认识的仙人掌都惊呆了。


 


 


原先是桌面的电脑屏幕上漆黑一片,中央的图案是他最最最熟悉不过的双枪标记,唯独不同的是,这一次冒着烟的两个黑洞洞的枪口之间,多了一颗红色的爱心。


他傻愣着又往右下角看去,试图找到那个微软雅黑字体的四个字:一枪穿云。


但他只找到了三个字。


 


周泽楷。


 


“我是……”


在他身后,刚才那个迟疑着没说话的男人有些腼腆地冲着他笑了笑,然后向他伸出手去。


“……周泽楷。”


 


 


——于是黑客和程序员的故事,就在黄少天的满腹咆哮里正式地朝着“对象”的方向发展下去了呢。


 






-END-






* 相关番外:http://fuku0720.lofter.com/post/16d281_b8be3d

评论
热度 ( 97 )
  1. -钦允微光-Waste Land 转载了此文字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