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从头再来【邱非】

《不败》的稿。

一.

嘉世。

新·嘉世。

依旧是那个荣耀唯一占据三连冠称号的战队名称,依旧是以战斗法师为中心的战术布局,但却不再拥有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这对最佳组合。

一叶之秋。

这个神级账号和嘉世从前获得的所有荣耀密不可分,那时与之相伴的还有一个名字——

叶秋。

在邱非心中他不仅仅只是前辈,更是追逐的目标。

所以当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变成孙翔时,这个被冠以斗神之称的账号卡就不再是他的目标,因为那已经不再是昔日的斗神了。

就像现在的嘉世,也不是原来的嘉世了。

一个近乎全部翻盘的新战队。

邱非下意识地想到十年前的第一赛季,那时叶修和嘉世刚进入联盟,一切都还才开始起步,大概也是这样过来的?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玩着荣耀也关心比赛的小孩子,但无论是谁,都会对冠军报以憧憬的态度。那个连颁奖典礼都不参加,却有着最大功劳的斗神的操纵者,便成为了他的偶像。并被他以之为目标,同时带着少年的激情与好奇心,进入了嘉世的训练营。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哪怕叶秋是被观众一向吐槽脸T,猥琐,更是被霸图粉所集火的对象,但每每最后一叶之秋手握却邪站在那里时,带着无匹的气势站在那里的感觉,在他的脑海里铭刻下一道无法磨灭的痕迹。

——无论他用任何账号,邱非也能清晰地分辨出来。

自己的偶像,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因为抱有好奇与崇拜,所以才会进入训练营,认真地努力着,期待有一天能见到叶秋。至于指导,他是不敢奢望的,手中的账号卡是和训练营里的大多数人一样的职业,战斗法师。更是选择和叶秋相似的快捷键设置,配点,也有些模仿他的风格。

邱非坚持着每天的训练,无视掉身旁的讨论嬉笑声,坐在座位上一如既往的认真,哪怕他不确定自己能否经过一次次筛选最终留下来。

直到某天,一个叼着烟的男人走进了训练室,虽然穿着队服,却从未上过镜头。

以自己对嘉世的了解,好像没有这一号人吧?

疑问刚出现,一个名字就同时浮现在了脑海。

叶秋大神?!

将问号努力吞回肚子,压抑了有些激动的心情,在一片吵闹的训练室里专心于屏幕上的操作,一套练习做下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何况有些分心,几个平时不太容易犯的错误此刻也暴露了出来,皱皱眉头刚打算再来一遍,却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个人。

“还不错。”

一句突兀的话语和不熟悉的声音让他一下子从数据中回过神,下意识转过头想要看个究竟,却没想到对方直接凑过来打开回放,把他的问题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然后丢下感觉有所领悟的他,叼着烟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叶秋,或者说叶修。

 

——想成为前辈那样的人。

 

二.

之后的接触随着通过筛选的次数变得愈来愈多,叶修对于他也没有说什么藏着掖着,反而是很认真地倾囊相授,也时不时溜过来看看他训练,打几场指导赛。

由叶秋一手指导的战斗法师。

这是怎样的殊荣,以至于被别人毫不意外的被当做一叶之秋的继承人看待,周遭无数羡慕的目光注视着他,但是邱非的视线,却从未曾叶秋的身上离开过。

斗神。

这个称号离自己大概还很遥远,哪怕自己追随着他的步伐从未停下。

不只是赛场上的一叶之秋,更是真正的那个操纵者。

邱非一直以来,都在认真地追逐着这道光。

直到叶修突然宣布退役的那一天。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情,可是只是过了一晚上,一切就都变了,那个会来训练室指导他的人走了,孙翔转会过来接手一叶之秋,而自己的处境则变得异常尴尬,在叶修退役后似过眼云烟,好像失去了一切。

而叶秋什么都没有带走,就这么凭空地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但他没有因此而离开,继续呆在训练营里依然像过去一样努力,苦练着战斗法师的技术。哪怕所有人都清楚,可他却偏偏好像完全不明白一样。

紧握着鼠标和键盘的手,好像一瞬间都不想放开。

哪怕他其实很清楚一切。

邱非相信那个人不会丢下他一手建立的王朝,他甚至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在乎嘉世,哪怕最后的闹崩不尽人意。大概是直觉,他相信那个人还在这个城市,甚至于可能很近。像叶秋这样长期宅在训练营的大神,邱非实在无法想象他会走很远。

而之后,关于君莫笑这个账号的事情渐渐传入他耳中。

慢慢地,随着兴欣公会的热门度越来越高,虽夹杂着反感却人气一路高涨,甚至宣称要成立战队,而且这个战队就是一个在嘉世对面的网吧。

敢和荣耀联盟唯一一个三连冠的战队分庭抗礼,或许只会像妄想一样被现实击碎吧?

被喊去在竞技场去打兴欣的脸,赢下寒烟柔并没有那么容易,却撞上了一个他此时完全不想见到的人。

关于君莫笑和叶秋的传闻,这半年多来一直闹得沸沸扬扬,而始终相信他的人,随事件的升温,变得越来越少,而邱非却是这其中之一。

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对叶秋来说荣耀是多么的重要,也更知道他有多在意嘉世。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就连俱乐部出言证实时,他也依旧相信着叶秋,所以在知道真相后,表面虽依旧如故,内心里有多么痛苦,没有人知道。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个忠于荣耀的人会做出这种,用退役来脱身情况不佳战队的事。

你不是说,一切以胜负为念,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吗?

而现在却不仅放弃了战队,还要用他来当垫脚石吗?

——我还能相信什么?

而自己为荣耀所付出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之前,在他备受煎熬的时候,媒体方面终于给出了君莫笑不是叶秋的消息,这份肯定就像给他注入力量了一般,毕竟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所期待的事。

而此刻,叶秋就站在他对面,甚至与他打起了招呼。

邱非不敢去相信这是真的。

或者说,不愿意去相信。

 

——一直以来的信仰

 

三.

承蒙指导,不胜感激。

邱非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才会说出这种话。随即退出,疑惑间点开录制的视频,邱非突然如同打破调味罐一样百感交杂。

一场23分钟的指导赛。

抛弃战队,不负责任的家伙,会如此用心来提点后辈吗?

顾不上再继续看下去,邱非猛然起身跑出了训练营,直冲兴欣网吧,可是找人怎么会容易,只得以失败告终。

或者说,他要确认的东西,其实已经知道了吧。

再然后,嘉世输掉了挑战赛的总决赛。

所有人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黯然离场,而不久之后,公布出叶修退役之后的住处让所有人心寒,俱乐部同期保持新闻缄默,最终在外界的批判和质疑下,挂牌出售。

而很快,加入联盟的新战队发布会就开始了,很快各种报刊也发表了出来。

纠结了一下,邱非还是买了一本,不知道是抱着怎样的态度,哪怕他也猜得到,这次的新闻一定会围绕着前辈和嘉世。

“坦白说,我很痛心,同时感到非常失望。”

哪怕不出乎意料,可是却感觉心里揪着,一阵阵压抑,从知道叶修住在那样的杂物室里的时候开始,邱非对嘉世,或者说陶轩,就开始不知道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甚至于给了陈夜辉一拳,而那个带给嘉世辉煌的叶修,指导自己的前辈,现在却是真真正正的站在了对立面。

现在的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想将书合上,但是他却忍不住想往下翻,他相信,叶修不可能会放弃嘉世吧,他甚至可以想象出对方在提及嘉世时,心里多少会有着些其他想法,因为报以了期待,所以才会失望吧。

好难受。

那种对嘉世的期待,邱非多希望自己足以肩负得起。

而再往下,一束邱非一直以来都所不敢奢望的微光落在眼前,就好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他仿佛触及到了希望,拿着书的手紧紧地握住。

“我相信嘉世不会因此倒下,嘉世会拥有光辉的未来。”

 

——想要承担起责任,去回应那份期待。

 

四.

自从搬到距离石大路之后,邱非就很少会去到原来的俱乐部那边了,挑战赛夺冠将嘉世送回联盟舞台,夏仲天给战队放了几天假,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邱非鬼使神差地打算回去看看。

不过面前的这个人,看背影好像有些眼熟?

“前辈……?”

一回头果然,叶修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也没什么掩饰下的醒悟,感觉更像是刚起床不久,看着带了帽子和口罩的邱非时,还思考了一下自己有没有看错才开口。

“呃,邱非?”

点了点头打个招呼,拎着早点有些漫无目的地并肩往前走,没多少话题的两人感觉多少有些尴尬,叶修只好开了个话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挑战赛赢了啊。”

“嗯。”

“回来了,挺好。”

“我们会加油的。”

将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谢谢咽下,对于眼前这个教导自己了很多的前辈,邱非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大概只有将不再如以前那般耀眼的嘉世重新带领起来,一步步向前走去不让他失望,才是最好的吧。

“嘉世没有倒。”

叶修愣了一下,拍了拍身旁这个不知从何时起,身高已经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

就好像在说着我知道一样,场面恍惚间如同战斗格式从一叶之秋接过代表荣耀的战矛,踏上全新的征途,就好像当年的王不留行与木恩一样,而邱非感觉自己是真的肩负起了嘉世的未来,以及对方给予的期待。

“前辈,下一次,场上见。”

“场上见。”叶修笑道。

 

——再相遇就是对手了,前辈,我会全力以赴!

 

五.

或许曾经的嘉世更强,可是哪怕这样,他们也依旧败在了挑战赛,在只着眼对未来期待中沉沦一年,却回不到它曾经属于的舞台。而反观现在的嘉世,它可能不再有以前的实力,或许不再是昔日豪门,可这一路走来,却能将回归的资格紧紧地揽入怀中。现在又有什么应该去怀疑,去不安的呢?战矛挑破眼前的阴霾,既往风消云散,未来的方向已经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从头再来,嘉世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大概这一路将会是荆棘密布的坎坷前程,少不了胜负赢输以至于苦痛和泪水,但是,战斗格式也依旧会努力带领同伴一起,越走越远,就像当年挑起嘉世重担,创立王朝的那个人一样。

    

一年前,叶修一路过关斩将闯过挑战赛。

 “我回来了。”

而现在,邱非面对着镜头,严肃地说道。

“我们回来了。”

 

——前辈,嘉世没有倒!

黑历史给你们看看....我也不记得这是几稿了反正不败里面收录了。

评论
热度 ( 22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