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百日情歌】【6.Say Something】王喻王-平行世界

临近午夜,在窗外的世界从灯火通明变得开始安静,逐渐笼入黑暗之中时,台灯照亮桌面仿佛白昼般,一杆笔在厚厚的稿纸上游走,时而流畅时而迟疑,落下笔迹优美的字句。一旁被冷落的咖啡还有接近一半,平静的水面没有丝毫热气。

“你还不休息的吗?”

一个人靠着墙隐藏在阴影之中,他叹了口气,眉头微不可计地皱起,抬手瞥了眼时间。坐在书桌旁的那人似乎有些累了,靠着椅背向后仰头,脸上似乎是有些抱歉的笑容,转转有些僵硬的手腕,又捏住了鼻梁按压。

“嗯,马上就好了。”本就较白的皮肤,黑眼圈显得格外刺眼,他无意间流露出的倦意让人不觉有些心疼。王杰希摇了摇头,却还是妥协了,毕竟以喻文州的个性,就算你把他绑去休息,他也可能等你睡了,爬起来继续做完。

没让他等太久就响起了整理的声响,王杰希挑了挑眉走近,在喻文州站起来时环住了他的腰,将头搁在他肩上。在享受了片刻这份只能听见呼吸的宁静之后,交换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晚安。”

喻文州是大二学生,在蓝雨辩论队,比王杰希小一届,隶属队也算是针锋相对,两人私下却似乎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出现。

王杰希半眯着眼,阳光暖洋洋地让人有几分倦意,他好像在放松一般,思考着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情形。

大概是去年,也就是他还在大二的时候。

场上那个辩手分明是第一次上台,眼生的紧,但一开口叙述条理清晰,声音带着些南方人的柔劲,气势却不弱,掷地有声,丝毫没有紧张。听闻蓝雨队今年出了两个新星,而来观赛的王杰希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圈新面孔。

这是将会成为他有力对手的人。

但又是否会成为朋友?

辩论会以蓝雨队的胜利告终,之后简单的联谊会,王杰希也到了场。因为天马行空的辩论风格,而被冠以魔术师之称的他,自然也被介绍给了新人们,赛场上针锋相对的选手们私下关系都不错,前辈们做了些铺垫,一圈下来大家也混了个眼熟。

不远处,那个在场上吸引自己目光地人正在交流着些什么。

喻文州。

大概,人如其名。

王杰希不由得多望了他一会,对方不知是觉察到了还是碰巧,一回头便对上了目光,见王杰希没有挪开视线,也就很快嘴角上扬到一个礼貌的弧度。

是了。

如何熟络起来,王杰希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两人同一个专业,场上又经常打交道,一来二去也算是关系不错,私下也经常一起活动,王杰希更是重复担当起前辈,对喻文州十分照顾。

也就有了后来,不知是谁开的头,说两人关系不一般。自王杰希升上三年级,本来住四人的寝室便空出了两个之前大四学长的床位。也算是巧,喻文州和黄少天便搬了进来。

黄少天人缘不错,经常参加活动或者串寝,另外一个大四学长忙着实习报告基本也不回来,寝室就只剩下王杰希和喻文州干瞪眼。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我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It was over my head

你充斥着我的脑海

I know nothing at all.

可我却不知如何去做。

当王杰希发现自己对喻文州感觉不太一般时,他觉得大概是错觉,但是慢慢地,很多方面都变得越发严重。

看着喻文州,王杰希感觉自己的心总像是被猫爪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

克制。

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同性有产生感情,也没有理清很多思绪。误打误撞,几乎从来不沾酒的他,在一次辩论会后的庆祝之后作为获奖主力,一杯杯灌下肚。

真心话大冒险。

“我喜欢你,在一起吗。”

随意发送的短信,王杰希还没弄清楚对方是谁,就已经发了出去。

“试试吧?”

明明互相都是理性的人,在一起的理由却有些无厘头。

And I will stumble and fall.

我可能还会摔倒。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我还在学着去爱,

Just starting to crawl.

才开始迈出第一步。

距离。

就好像约定好一般,作为恋人却从不越雷池一步,没在一起之前不觉得,但当真正这样相处时,还是很累的,那种捉摸不透的感觉让人甚至会想要放弃。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我会收起自己的尊严。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And I'm saying goodbye.

可我却犹豫着是否独自离开。

喻文州总会给他一种不在意的感觉。

哪怕再热烈的情感,也仿佛被泼了冷水一般。

相处的越久,心底就愈发挣扎。

Say something, I'm givingup on you.

能否说些什么,我快要放弃你了 。

I'll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只要你说,我便去做。

Anywhere, I would've followed you.

任何地方,我都会追随你。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请说些什么,我真的快要放弃你了。

能走多远,谁又知道呢。

评论 ( 2 )
热度 ( 9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