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百日情歌】【14.想自由】周江周

传闻轮回的钟楼下镇压着一只妖怪。

有关他的说法多之又多,有人说那是十恶不赦的野兽,冲靠近他的一切事物嘶吼,也有人说他有着魅惑生灵的外貌,而被他吸引到身前的人都被吃掉了。

“大贤者,你相信这个传说吗?”

羽毛笔在魔法的驱使下在羊皮纸上自由地移动,写下异样繁杂的生涩符文。一个带着兜帽,身边铺满各式资料的人默默开口,在描述了自己所闻的事之后,将疑问抛给了不远处端着热可可对着古老的魔法书放空的另一人,只有书写和翻阅声的屋内这才有了些许生气。

“不清楚,不过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事。”

江波涛回过神笑笑,但似乎对自己在偷懒这件事不为所动,而对方的不满也无处宣泄,只能继续埋头苦干。

“哦对了,我先出去一下。这本书上有你要的东西。”

在即将引爆对方的怒火之前,江波涛把书放在人面前,在转移了对方注意力的同时溜了出去。

这么好的月光可不适合研究资料啊。


临近午夜,但是依旧有不少窗口亮着灯,只是基本没什么在外晃悠的人。大晚上的自然是室内比较安全,虽然没出过什么事,却总是有人到处诉说些可笑的传闻,大概又可以成为哄小孩子睡觉的好理由了吧?

“咚——咚——”

钟楼不恰当地发出准点响声,虽然不大,却依旧提醒着未眠的人们午夜的降临。同时也有不少灯光暗了下去,就像一颗颗黯淡消失的星。江波涛拉了拉兜帽,空气中夹杂着凉意,就算他是大贤者,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人。

“是该催促大家添加衣物了啊……他也是,估计还在发呆吧。”

走的越远路就越暗,江波涛随手一个小的火焰魔法,一簇红光在黑暗中显得十分耀眼,更是点亮了脚下的路。除了风声以外,就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还有脚步声,钟楼在视野中不断放大,轮廓也一点点清晰起来。


身处高处的优势大概就是视野开阔。钟楼离人们主要居住的区域事实上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每一天晨光铺洒开,于是一座城便醒了过来,随着光线倾斜,影子越来越长,于是黑暗再一次笼罩,这时总能看见一盏盏灯亮起来,或许也像是两重星空。

周泽楷抱着膝盖,坐在钟楼的顶上。或许是看了太多年,都已经成为了习惯。

真可怕。

孤独成为习惯之后,所被人追求的长生不老便开始有些可笑。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时,却发现自己被时间所遗忘,慢慢地也没人还记得自己了。

黑暗中的一点光总是那么突兀,或许最开始会让人睁不开眼,但很快也会适应,不知道是趋光性还是怎样,就好像溺水的人突然有了可以抓住的稻草,虽然明知道可能没什么用,可终是如此,为何不一试?


“小周?”

江波涛抬起头,钟楼上依旧是那道熟悉的身影,他小声地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几乎是同时,那个人便从不可思议的高度跳了下来,转眼到他面前。

吓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来了?”

“嗯。最近天气转凉,虽然给你说没什么用,不过还是注意点吧?”

周泽楷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狼一般的耳朵没有警戒的竖立,而是有些安心的意味。火光映衬着两个人的轮廓,不用看,他都能想象得到江波涛的笑颜。

“怎么?”

“看了这么久还是觉得,这耳朵挺可爱的。”


“小周啊,不是我说啊,你好像又吓到小朋友了呢。最近传闻挺厉害的,都有人跑来问我了。”

江波涛抬头看看月色,像是倾诉又像是喃喃自语。周泽楷也不说话,只是听着。

他是魔物和人类的混血,是不祥之物,却意外的没有任何杀戮之心。可是有时候那些弱小的人类又是如此可笑,总是害怕那些可能给自己带来威胁的事物,将他驱逐了出来,还扬言靠近一步,就将他绑上木桩烧死。

最开始还有人反对驱逐,可是他的母亲却被坚持的人率先丢进了火葬场。

那一天映在他眼中的,只剩下漫天的红。

不知道是火焰,还是鲜血。

人类真是既脆弱又顽强的生物。不知何时起这里又建起了一座城。他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躲进了这座钟楼。

直到这个人的闯入。


“你好?”

不知道多久没有听到过人类的语言了,他本是警惕,可对上那张脸时,却觉得莫名安心。


周泽楷忘了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了,睁开眼时阳光温柔的拂过他的脸颊。有时候他甚至会怀疑江波涛只是他的一个幻想,只是因为太寂寞。

人类的大贤者,居然会和一个不祥之物为友?说出去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呢。


“大贤者,我们是尊重您的,我希望您说的每一句话都考虑清楚。”

“我知道,但我所说的也是事实。”

“请慎重考虑,您清楚这么说的后果。”

江波涛坐在首席,身边平时与他私交甚好的几位贤者此时却无法多说些什么,当他们扭头去看江波涛的表情时,本来就微妙的表情上硬生生扯出来一丝笑容,却依旧示意他们不要插话。

“周泽楷是我很重要的人,无论你们怎么看待他的存在。

或许你们会觉得不应该,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们并没有任何区别。

你们是怎样,居然觉得自己有剥夺别人生存权利的资格?”

本来说带着周泽楷去人类的集市看看,本来普通人是无法察觉到的,何况江波涛还给他施了个咒术,压制了属于魔物的气息。但是他的耳朵依旧藏不住,或者说他也不愿意,于是只能用大兜帽将头遮住,想想也是,过分俊朗的面容也会给两个人的出行增加更多的麻烦。

但是江波涛没料到会遇见和他实力相差不大的人。

兜帽落下的瞬间,耳边响起一阵阵惊呼。


“我要去看他,你们必须把他放出来,他什么都没做。”


周泽楷很平静。加固了禁咒的铁链拴住了他的四肢,密室安静的可怕,但他却没有什么感觉。

就好像他刚躲进钟楼的那天一样。

“我会带你出来的,别担心。”

他还记得江波涛被带走前,扭过头对他笑着这么说道。

我相信。


“如果把我除名可以安抚群众,那么我会离开。”


“小周?你在这儿吗?”

密室的位置江波涛自然清楚,当时他也是接手禁咒的人之一,火球术点亮了楼道里的灯,一点点摇曳的红光指向通往对方所在之处的路。他很平静地切断了支持禁咒的法力源泉,周泽楷所坐之处的法阵亮了一下后便暗了下去。

周泽楷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表情里什么都没有,干净的过分。

“我们走。”

江波涛感觉自己的心口抽搐了一下,几乎是同时将铁链斩断,大贤者的佩刀自然是利刃,他在自己的锁骨上点了一下,用另一只手抚上对方的额头,很快一个烙印成型在周泽楷的腰际。除了生命里和法力的共享以外,周泽楷感受不到别的东西。


“你决定了?”

“是的。”

“希望你不会后悔。”

怎么可能会后悔呢?他可是给了我所有信任的人。


或许只有你 懂得我

所以你没逃脱

一边在泪流 一边紧抱我

小声地说多么爱我


“为什么要来?”

周泽楷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望向陪伴这个自己四处流浪的人。

而对方只是看着他,眼神里蹙着笑容。


我爱你。

我知道。


评论
热度 ( 8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