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兔子心的龙先生★
不会说话,我选择打钱。
律己。
中意黄少天、邱非,心上人是江波涛。

【百日情歌】【15.the saltwater room】叶邱

天边是被夕阳所晕染上的色彩,泼散开来的的秋意随着微风打了个转,将些许落叶吹到了桌面上。羽毛笔划过纸面发出声响,墨水留下来的是流畅的字迹。华灯初上,落日的余晖被一点点抹去,夜晚将天空覆盖,再缀以繁星璀璨。

愈是晚,思维就愈清晰,对于一个写手来说,或多或少都是会有一个比较习惯的写作时间,一个好的时机往往能事半功倍,邱非也不意外,此时全神贯注于笔尖,耳机里隐隐约约传出些音乐声。下午开着窗吹风倒是添几分凉爽,但入了夜却多少冷了些,他略微皱了皱眉,却也没去关上窗,直到快写完才松了口气,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邱非。”

被喊到名字的邱非迟疑了一下,摘下耳机回过头看着对方,他身后的灯光有些过亮,反倒叫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

“前辈怎么了?”

叶修摇摇头,无奈地把温热的牛奶递给他,邱非的指尖略微发凉,这个清瘦的少年穿的有些单薄,叶修几乎是下意识就把旁边自己的外套顺手给他披上。邱非捧着杯子,热气笼罩着脸颊,仿佛慢慢地解冻一般,他低低地说了声谢谢,嘴角是不易察觉的弧度。

“累了就休息会,别着凉了。”

叶修一边给他关上敞的大开的窗户,小镇上已经没太多灯光,人们渐渐进入梦乡,而邱非却还精神得很,不得不说过得好像有时差一般。邱非点了点头,也不管对方是否会看见。


邱非是冻醒的,手指因为变得冰凉甚至有些失去知觉,冷风从窗户敞开的缝隙中灌入,自己也不知何时趴在桌上睡着了。

想太多了……

前辈早就不在身边了。

他自嘲般笑笑,随手拿起挂在一旁的风衣,清点了一下该拿的东西。天此时才刚刚破晓,还是正常的睡眠时间,自己却因为冷空气变得异常清醒。

邱非关好窗户下楼,街道冷冷清清和温度所呼应,现在还开着门的大概只有些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店员也并不精神,一边值班一边一副要睡着的模样,见进来人了才操着一口本地腔的英语询问。邱非要了一杯热可可,相比牛奶倒是甜了些许,但整个人也暖和了些。


阳光温柔地投下光辉,一切仿佛都镀上了一层淡金色,广场上成群的和平鸽随着教堂钟声飞起,倒也算是挺有气派,身周洋溢着祥和的氛围,仿佛身处中世纪般。街头艺人陶醉于音乐之中,走过的人也时不时有几个留下些硬币,一切都和以往一样,邱非坐在长椅上,望着不远处欢笑的人群有些发呆。

从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的过程总是叫人能很轻易的接受,小小的公寓热闹了起来,什么都变成了双人份的,哪怕是并不舒服的阴雨天,依偎在恋人的怀里,一切似乎也没那么难熬了。前辈是个很体贴的恋人,两个人倒是维持着很成熟的感情,平时不乏有甜腻的时候,但也会懂得给双方空间和自由。

但从两个人变回一个人呢?


“打扰了,我是来找编辑的。”

邱非的口语并不算太流畅,虽然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但是更多的时候写的稿件都是国语,再由编辑交给翻译人员。之后的流程他自己其实也并不是很熟悉,更多的时候都是结算完事物就走人,有事来了闲心就去其他国家环游一圈。欧洲的国家大多紧密相连,欧盟所属甚至不需要签证,所以经常是想走就走。

“小邱啊你可来了,今天先别急着走,我有点事要给你说。”

邱非看着一边忙碌地整理东西一边招呼自己的吴雪峰,略微迟疑还是点了点头,在这个城市自己所认识的人并不多,语言能力导致自己之前撞过不少次壁,能定下来也是多亏了这个同为华籍的编辑,所以邱非也算是对对方相当信任。

坐在一旁等对方终于清点完毕,吴雪峰抱歉地笑笑,这才开始了话题。

“我最近挺忙的,小邱你也看到了,我们这边来了个新的华籍编辑,在我手下。我怕我顾不上你,所以在考虑把你的事务移交给给他,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邱非本在思考,可是开门声一下子打断了他的话语,下意识抬头便看见一个男人抱着一堆材料走了进来,一头黑发,很典型的华人长相,嘴里还叼了根未点燃的烟。邱非几乎是下意识皱了皱眉,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

“叶修你来了?这就是邱非,我给你说过的那个小作家。”

那个被叫做叶修的男人点了点头,应了声以示自己知道了,将东西放到桌上就拉了把凳子靠着吴雪峰那边坐下,悠悠然的点燃了香烟。

之后具体说了些什么邱非早已记不清,但是那个拿着烟的男人却牢牢刻在了他的脑海。这是邱非第一次见叶修。香烟味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洋溢着些许懒散。


截稿之后邱非到处游历了段时间,回来时有些疲惫,在便利店要了杯热饮,远远地看到那个在事务处见过的新编辑。两个人并不算熟悉,于是他也没有去打招呼,只是远远地看了眼,就拎着行李慢慢踱回了住处。

再见面是要写新文的时候了,照例过来找编辑。叶修拉了把椅子给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依旧挂着笑容。大概定下来题材和一校时间之后,邱非简单地和他寒暄了几句,却不知道为何突然聊到了不远的一个临海城市,在邱非表示了自己有想去的意愿之后,叶修几乎是没太多思考,就顺口问了一句要不要一起去。

邱非其实有些吃惊,也看不懂对方到底是玩笑还是认真地,但自己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邱非这算是彻底吃了一惊,自己也算是说走就走,但似乎还比不上眼前的这个人。

没由来的信任,说不定这次旅行会变得格外有趣?


有些潮湿且带着些许咸腥的气味扑面而来,阳光很耀眼的夏日,但海风吹过倒是意外凉快。邱非刚下车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扣了顶鸭舌帽,回头看看对方,叶修倒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冲他笑笑。

“走吧。”

邱非在酒店大堂坐着,闲得无聊打开手机便签习惯性地写了些零碎的灵感,放任叶修去处理一切什么都不担心,对方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很快就拿了房卡喊他上去。

房间是靠着海的双人间,落地窗很漂亮,阳光正好能照亮整个房间。叶修将东西简单整理放好,回过头就看着那小孩将笔记本放在桌上,拿着牌子连上了网。

这大概就是职业病?到哪都抱着台电脑啊……

叶修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几句,不过这丝毫不会影响已有的好心情。

“要不要出去走走?”


海风凉飕飕地往领子里灌,邱非下意识拉紧了外套。两人一前一后,邱非抬头一瞥,夕阳将对方的背影拉的很长。波光粼粼的海水一次次冲刷掉走过的痕迹,冰凉的触感一次次环绕脚踝,潮起潮落总是留下又带走些什么。

前辈。

邱非还是没能喊出口,他觉得自己不太能看懂对方的心思,更多的时候只能远远看着,却莫名奇妙想要并肩。他低着头往前走,本想着怕跟丢了,却一不留神撞上了对方的背。叶修看起来并不是很高,但事实上相比于还算是小的邱非来讲,还是高出了接近一头。

“小邱?”

本来有些尴尬,但听到对方的声音时,邱非还是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叶修什么都没说,只是拍拍他的肩,示意他抬头往上看。一架飞机远远地向天边驶去,虽说飞机起飞什么的也不算少见,但在夕阳的映衬下别样好看。但是邱非的注意力却被对方的面庞所吸引住了目光,不算是多精致却立体的五官,因为光线的投影而有些隐于朦胧,叫人看不清他的目光。

但是,确乎是有些不一样的。

邱非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熟悉的烟味,触手可及的温度。


回到小镇时两个人的手就已经牵上了,不久之后叶修更是提着不大一个行李箱,直接搬进了邱非的公寓,一个人的生活画上了休止符,什么都变成了两个人。叶修作为前辈倒是很能体贴邱非作为一个写手的很多小习惯,午夜时的热气腾腾牛奶,睡醒时对方总会变着花样的午饭,邱非曾经是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常客,而叶修来之后他基本都没去再去过那里。

都说要牵住一个人,首先就要牵住他的胃。

到现在邱非也会偶尔怀念一下那个时候,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傻小子,一下子被人放进了蜜罐里宠着,却又不是甜的腻人。为什么在一起他自己也想不明白,或许是那个烟味的吻让人沉醉,亦或是那个人本来就好像一杯香醇的百年佳酿。

“前辈,为什么是我?”

“大概和麻雀爱上雪一样?”

叶修说的是英文,邱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喜欢一个人好像不需要什么理由。


那天邱非醒过来的时候,身边感觉不到一丝温热,灌进来的冷风让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将窗户关上。街灯将那个人影拉得很长,微弱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脸,但是邱非能确定那就是叶修。夜晚太漫长止不住悲伤,邱非觉得他确乎是离自己远了。

他就好像坠入深海,蔓延向无尽漆黑的地底。

一切都结束了。


从两个人回到一个人的生活无比艰难,哪怕已经很久了,邱非也依旧没能习惯。明明不是很焦躁的性格,却一次次感觉自己抓狂到崩溃。

太熟悉了。

身边总是能找出来他存在过的痕迹,可是对方却很绝情的彻底消失在了邱非的生活里。

那个冬天,邱非也离开了他所熟悉的这个小镇。


邱非觉得自己大概再也谈不了恋爱了。

哪怕遇到再多人,他也没觉得自己的心跳不正常过一秒。

酒的香醇弥漫在口腔中,他却觉得有些苦涩。


“又喝那么多酒?”

“前辈不能喝的我来。”

邱非眨了眨眼,不知道是清醒还是醉了,但是眼眸是亮的。叶修无奈的摇摇头,歪了歪头将醒酒茶嘴对嘴喂了过去。

邱非不知道这是回忆还是梦,亦或是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再一次的出现。

“前辈,不要走。”

能不能,陪我到永远呢。


评论
热度 ( 13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