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百日情歌】【16.初爱】喻江

又叫 【FFL】 Flower for love


“打扰了。”

还没到上课的时间,大教室里虽然人不多,但多少也有些吵闹。阳光正好,懒洋洋的从没有拉上的窗帘缝中撒了下来,江波涛整理着资料,顺便和身边坐的周泽楷聊了两句,听到有些突兀的敲门声,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扭过头。

或许是习惯了人来人往,敲门声太过陌生,于是教室里莫名安静下来。

“今天起我是你们的助教,我叫喻文州,现在大三。”

喻文州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子走到讲台边上,清了清喉咙这才开口,吐字带着些许粤语残留的余韵,没那么标准,却多了几分辨识度。阳光从不吝啬投下温暖,在他的发丝镀上些许金色,江波涛觉得喻文州大概是笑了一下,嘴角勾起的是温和的弧度,一切都刚刚好。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红遍学校的喻文州学长。

“请多指教。”



对于校园名人,大家的了解方式往往都是靠身边消息灵通的人扒一扒。喻文州是典型的三好学生,受各科老师宠爱,更是学生会的秘书长,据他同寝室的室友八卦说,喻学长收到的情书和礼物可以塞满一个寝室。

喻文州。

江波涛在自己的笔记本上默默地写下他的名字,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念出来却莫名的好听,仿佛叫自己能看到那个温和的人,却又叫人看不懂他的温和下是什么。他摇了摇头,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倒是不想造成什么困扰,拿起笔又将潦草的笔迹覆盖掉。

“喻学长你们有谁熟吗?”

江波涛从书桌后探出头,寝室里人来的齐,倒也不知道是在问谁。虽然话问出口他有些觉得错了时机,但也不想不了了之,却莫名陷入了沉默。

“喻学长……你说学生会蓝雨组那个喻文州?你们的助教?”寝室里一群人大眼瞪小眼,反倒是最年长的方明华思考了一下才在一片安静中开了口,“他挺有名气啊,说是挺心脏的。”

江波涛点了点头,倒是挺好奇学长他接下来会说点什么,却对上了方明华的目光。

“他风评挺不错的啊,小江你感兴趣?”

江波涛迟疑了一下无奈地点点头,打听个人也是不容易,总觉得前辈好像有点想多啊……他将便签本习惯性地摊开,笔在手中却不知道写些什么好。

“听说这次学生会招新是他负责,你要是感兴趣可以直接去看看?”

不愧是前辈啊……连怎么接触的方法都想好了。江波涛忍住了吐槽,也没忘记说一句谢谢,问了时间,将招新的字样记了下来。



“喻学长你好,我叫江波涛,是来应征宣传部部长的。”

江波涛叩了叩门,在允许后走到对方桌前,将填好的简历放在人眼前显而易见,却又不占位置的地方,摆出一副无奈纯良的表情看着对方。喻文州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倒是饶有兴趣的抬头看了江波涛一眼,似乎是轻轻莞尔。喻文州的眸子偏黑,倒是有点叫人看不清他的眼神。

“请坐。江波涛是吗?我助教那个班的?”

他拿过简历表将注意力转移到江波涛的字迹上,不能说多好看,却写得认真,倒是叫人挺有好感的。喻文州将简历放入文件夹内,招募的事情虽然不是他一个人来决定,但是大体是由他负责的。门外不知道还挤了多少想要借机接触他的小学妹,江波涛回想了一下,他进去的时候仿佛遭受了眼刀的洗礼。

“这样吧,你先跟着我好了,还能多攒点经验。”

喻文州浏览完他的简历,眼底似乎是闪过了几分其他意味,江波涛觉得背后一凉,不知道是因为门外听到这个消息的女生们的诅咒,还是眼前学长有几分威逼利诱的语气,他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喻文州大概是属狐狸的。

“那就请多指教了?”



“喻总当时怎么就决定要带我了呢?”

江波涛对坐在自己对面,在笔记本上涂涂写写的前辈感到有些无奈,自从被人钦定带在身边做事之后,江波涛感觉自己真是体会到了郑轩前辈的至理名言,亚历山大是个什么感觉了。

“直觉?”喻文州抬头看了江波涛一眼,他一副仔细思考的模样挺有欺骗性的,当然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就说明了江波涛这错觉简直见鬼。

“我倒是觉得你只是不想被学妹围攻啊……”江波涛苦笑了一下,拿着吸管搅动这杯中的浮冰,冰块撞击玻璃杯壁的声音说不上好听,但是却叫人感觉很惬意。

“如你所见。”

“心真脏啊……”

“过奖。”

喻文州面前的饮料一口未动,杯壁上凝结的水珠滑落,杯中蔚蓝的颜色却和他很相配。江波涛看着喻文州的手,不知道多少字句是由他书写,一双手骨节分明且修长,指甲修剪的很干净,若是弹琴,大概看着就很舒服。

“小江?”

江波涛对上了喻文州带些疑惑的目光,只是摇摇头说了句没事。江波涛的双手覆盖上杯壁,水雾发凉,他咽了咽口水。

“喻学长可知道自己是蔚蓝色的?”

“海的蓝,还是天的蓝?”

窗外有点起风,窗帘被吹动,轻纱一下子将两人的目光隔开,江波涛只觉得一瞬之间那双眸子变成了无边无际的海,能让人沉溺。也不知道是从窗外花圃还是从哪吹来了些许玫瑰花瓣。

玫瑰花瓣……

不对啊,一路上自己没有看到玫瑰。江波涛感觉不大对劲,却一下子反应过来。

“靠。”

江波涛几乎是没忍住爆了粗口,下意识抓住了那片悠悠然飘向不知是没看见还是为何,没有防备的喻文州的花瓣,而很显然他没有猜错。

江波涛之后说了什么喻文州没有听清楚,那个瞬间他只看见了江波涛努力捂住从口中落下的花瓣。

——花吐症。



江波涛坐在病床上,他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着急的模样。

从来都是波澜不惊,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消毒水的味道布满房间,医生护士匆忙的走过,只是摇头。

无能为力。

喻文州表情里藏不住的是憔悴,却依旧温和。

“累的话先休息一下吧。”

江波涛点了点头。



前辈不用自责。

江波涛无奈地冲喻文州笑笑,在手机上敲下这句话,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喻文州摇摇头将水递给他,这个病症的唯一治疗方法喻文州也查找了,但是他却感到无措。

这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却依旧是无药可解的病症。

头疼极了。喻文州用手撑着额头,要不是自己不小心也不会让江波涛被影响,而所谓的治疗方法,居然是和喜欢的人一吻,简直如童话般叫自己无法相信。

前辈?

江波涛调出了音乐想吸引喻文州的注意力,简讯发到了对方的手机上。

“嗯?小江怎么了?”

喻文州嘴角是习惯性的笑容,江波涛看着他却觉得有些心疼,示意对方等等之后,很快喻文州的手机又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我之前说你是蔚蓝色的。对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这时候对方会提及这个话题让自己很意外,但理智告诉自己打断对方的话会很失礼。

你是蔚蓝色的,感觉无边无际,你的指尖和眼睛里,栖息着脱离银河的繁星。

但是,德雷克海峡也适合你。

只有穿越过这片安静的海峡,才能到达世界尽头的温柔。

“喻文州。”

蔚蓝色的花瓣。

“我在。”



唯有一吻,足矣。


评论
热度 ( 15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