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邱非生贺,全职情缘三设定

没写完的贺文,OOC,称呼私心。

我邱生日快乐。

自记事起,便是于这天策府中了。

邱非小心翼翼地将红绫绑好,指尖拂过长柄,战矛的尖刃上透着寒光,仿佛能刺穿一切,势不可挡。他身上的布衣虽有些旧了却洗得干干净净,倒是不乏缝补之处,后背已被汗水浸湿透彻,刘海挂着汗贴在额上。

身周只剩下他一个人,黄昏将整个草场都映上了暮色。

风吹过有些凉意,发出轻响,不远处的马驹也只是安静地咀嚼着草料。

他捡起一片叶子,用衣袖擦干净,放在嘴边轻声吹响。

“哎?你还好吗。”

叶修看着他满眸子的无神不觉皱了皱眉,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历历在目,虽然倒也情有可原,但那双眸子不该拥有这种色彩。

起码他是这么觉着的。

“……”

僵持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叶修没想明白是为什么,那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向那个孩子伸出了手,虽然隔着盔甲,他却觉得对方的体温一点点回暖。温热的液体砸在他的衣襟上,那孩子似乎是回过了神,这才开始低声抽噎。

“没事了啊,乖。”

“邱非是吗?那以后你就跟着我习武吧。”

那个看上去有些懒散,眼眸里却是清明的大将军拉过他的手,将玉佩塞给他。当四下烽烟弥漫,和夕阳一般的颜色染尽了他本如墨般的双眸时,也是这个人的来领,将自己从中解脱出来。战乱让他失去了一切,而现在,天策府就是他的家。

邱非攥紧了玉佩,低低地应了一声。

有的东西,就该去伸手抓紧。

“嗯。”

从此操练场上多了个小小的身影,战矛都不知道高出他多少,每天当天还才朦朦胧胧亮的不透彻时,他就抱着战矛跑出来,虽然经常不到位,但依旧一遍遍照着将军前一天所教他的姿势琢磨。

“不错啊老叶,捡着个好苗子。”

叶修无奈地伸出手挠挠头,扭头看着打趣自己的老相识,脸上摆出一副为难模样。

“是啊,本来我还蛮担心他的。”他眨了眨眼,望着那个小小的身影长出一口气,倒是多了几分欣慰的意思,“不过他,真是个好孩子啊。”

“你这跟当爹了一样的表情哈哈哈,行啊你啊!”

“谬赞谬赞,我可没那么老。”

“老师?”

叶修看着那个曾经小小个,抱起来软软糯糯的小家伙,慢慢都快长到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圆脸也有了少年的青涩轮廓。一杆长枪在他手上仿佛有了魂,挥舞间的破空声尤其好听,他也从曾经私下切磋次次输,到在外营无人能敌。他额发间还挂着汗珠没来得及伸手去擦,刚刚做完一轮训练,看到叶修来了,还没休息就立马起身。

叶修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着急,将水壶递给他。邱非接过水壶愣了愣,看到前辈一脸无奈笑意才对着壶大口灌水。

“慢着点,别呛着。”

邱非伸出手擦了擦汗,叶修最近事务繁忙都很少过来了,前线紧张的情况他不是不清楚,所以才更觉得奇怪。

“老师你怎么来了?”

“没事,我就来看看,之后可能会顾不上你,也算来打个招呼。你休息一会再操练一遍我看看?”

叶修拍拍他的肩,邱非用力地点了点头,发带被浸湿贴在他额间,仿佛能挤出来水。

来得不出乎意料,那就不叫意外了。

邱非站在布告栏前有些发愣,老师出征前还来找过他,怎么可能……

他的双拳不自觉握紧,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老师,我以后要和你一起出征。”

打一场漂漂亮亮的胜仗。

叶修看着他坚定而又发亮的双眸,突然有些晃神,虽然不一样却让自己感到熟悉,于是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

他的身上笼罩着淡淡的光芒,虽然还没有成型,却已初具规模。

“好啊,我等着。”

以后他也会很耀眼的。

老师,你难道忘了吗。

邱非默默地擦拭着战矛,明明很干净,他却觉得有点看不清它的锋芒。他走进马槽给战斗格式喂了饲料,手拂过它的鬃毛,战斗格式呜了一声,颇通人性地扭过头去蹭邱非的脸,邱非将脸埋在马身上,周遭安安静静,让他的心也放空了下来。时间差不多了,他起身走到平时自己操练的位置,手紧握住长柄,用尽全力将每一个动作施展到位,依旧是一声声破空,汗水很快也沁了出来。

人慢慢来的差不多了,邱非就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依旧醉心于操练每一个动作,一圈轮回如同行云流水般舒服。

前辈的教导还历历在目,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那个人所给予的。

那个人明明把一切都给了大唐。

操练场上的嘈杂声响并没有停下,但自己却觉得无比平静,什么都不会打扰到自己,更没有什么需要去争辩。

老师的决策肯定有他的理由。

至于其他,清者自清。

评论
热度 ( 3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