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假如说你生存在海底的话,我会舍弃双腿化作鱼吧。

留个坑,等有想法了再改改。

生产大队第三分队:

假如说你生存在海底的话,我会舍弃双腿化作鱼吧。







渔人一辈子都在和海打交道,海给他什么那就是什么。祖祖辈辈说这是恩赐,每一餐前都要歌颂大自然,因为这片海域喂养了不知道多少人。但生活不会总是一帆风顺,哪怕无风无浪,也会有人无缘无故消失,无一不是早上一如平常地出海,可太阳落山时却没有归来。
渔人不信这些。他觉得这都是用来忽小孩子的故事,让他们不要随意进入海域,而对于渔夫们,不过是有关知足和克制的叮嘱。那些消失的人们,无非不是遇上了意外,亦或是厌倦了这日复一日的乏味生活。
于是日子久了,靠海吃海的人们渐渐就少了,只留下一些固执的人还守着这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那些离开的人们都嘲笑渔人,说他是傻的,在这片沙地没有荣华富贵,也没有什么宝藏,为什么不走呢。只是渔人不为所动,依旧在每天的集市上卖着最大最新鲜的鱼。
渔人每天摸着黑就上了船,他总是不急着捕鱼,而是躺在船里,任由海浪将他推开。世界是安静的,只有水声,和无尽的黑暗。
这就是渔人。
生于海而葬于海。
这大概是一种依恋,哪怕身上裹得衣裳不够抵御海上刺骨的寒风,猎物换来的金币只能维持基础的生活,但渔人依旧不曾离开。
他没有出过远门,只是在小镇上徘徊着,除开每日从他手上买鱼的人以外,没有谁了解他。渔人似乎不会老去般,像是古老钟楼里的幽灵,发出夹在时光间隙里的声声叹息。
哪怕有一日消失了,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人记得他,可能会有几个主妇感慨现在的鱼都不如昔日渔人供应的好。
渔人家里最值钱的物什是个方匣子,用上好的木料雕刻了一条小美人鱼。渔人每次出海的时候都会带上它,大概有十来年了,却依旧和新的一样。有商人看中了它,开出小镇里的人从未听过的天价想要买下,却被渔人回绝了。
“你知道吗?那个渔人是个傻子。”
渔人依旧漂泊于海上,有一次他去的很久,大家都以为他成为传说中被选中的人了,可过了几日他却又出现了,带着大家从未见过的巨型鱼出现在集市上。
每一个人都害怕地围观着,一个黑发黑眼的东方人买下了他的鱼,说要展示在他巨大的鱼缸里,渔人不语,接过金币就在闹市中没了人影,要不是那条鱼还在,估计所有人都要以为渔人是他们的幻觉了。
再后来,渔人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
少到慢慢的都没什么人还记得他的脸,于是有一天,他就那么消失了。
据最后看见他的,路过海边散步的人说,渔人抱着一个方匣子慢慢走进了海里。听闻的人们无一不是摇头叹息,说那方匣子值得天价,却被暴殄天物。小镇上的人总爱家长里短的说,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渔人,实在无法在话题里停留多久,就被人们遗忘了,只是在后来很偶尔地被人提起,曾经有一个渔人,他大概是疯的。


“海上总有古老的歌,唱遍那民谣和传说,数不清的故事化作泡沫,只剩下波澜在依旧不停翻涌。”

评论
热度 ( 4 )
  1. -钦允微光-生产大队第三分队 转载了此文字
    留个坑,等有想法了再改改。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