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允微光-

一个无聊的人。
☆热衷熊猫的大魔王先生★
中意黄少天、邱非、方锐,心上人是江波涛。

一杯糖水【周江周】

到该将本子还给周泽楷的时候了。因为意外收获的信息量导致江波涛完全没有心思继续从美术的角度欣赏,机会来之不易,可这时候的自己居然被杂乱思绪占据了思维主体。江波涛一边惋惜着,一边飞快地构思怎么样使个绊,就算问不到答案也可以作为给自己恶趣味小小的补偿。江波涛笑盈盈地打量着对方,决定先从擦边球打起。

“画了好多啊?”

周泽楷将视线从本子上转移到江波涛的眼睛。江波涛瞧见这人眼神一如既往的干净,没有丝毫意外也没有什么其他意味,只是笑得很开心很自在,甚至还有点小骄傲,好像做了什么值得奖赏的事情一般。

“嗯,画的你。”

周泽楷总是出人意料,你越是觉得是他不会做的事不会说的话,这个人就越会去干。像叛逆期的小孩,总和期望的方向相悖而行。

为什么?

江波涛下意识地想去问个清楚,可话到了嗓子眼儿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知道什么,所期待的又是什么。

周泽楷的笑意很浓,可江波涛觉得自己坠得很深。








觉察什么的,大概总是因为被挑出来看时,才发觉自己之前的疏忽。

江波涛很头疼,自上一次事情之后,自己就算要去店里耗着也会挑人多的时候。

企划的初稿已经完成了,周泽楷因为要长期往印场跑修改样品,虽然分时间段都有人轮班,但没有人常驻店里肯定不行,前辈组们思来想去最后将钥匙给了江波涛。

而江波涛潜意识里显然在避免直面周泽楷,所以这个情况让他大舒了一口气。

理由?

就好像是一台收音机,一直以来都没办法接收到信号,可是一天大概它被人伸手扭动了一下旋钮,于是从音响中放出了广播。

它只是一直都没有对上信号而已。

这种感觉太糟糕了,而且自己好像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一个胜券在握,一个兵慌马乱。

如果逃兵算赢的,那他宁愿背负骂名。


江波涛觉得自己腹背受敌,原以为找到了落脚之处,却发现自己早就被引诱到了布好的圈套中。猛然间发现身周的一切都在将自己往前推着,就是想调头也没有退路,而试图抬起头又偏偏看不清前方。

叫他怎么能不愁。

他宁愿把自己送回喻文州手上忙得团团转,也不想一闲下来就要被这种问题所困扰。

江波涛不愿去想,也不敢想。

他不喜欢逃避,可是遇上这种没有个最佳解决方法的问题,论谁都会自然而然地有些抗拒,更何况还是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的自己。假若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里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不用面对,估计江波涛早就这么做了。

这祖宗留给自己的,根本就是道送命题啊。此题会答,北大清华……

恨不得一夜白头。

江波涛平淡的校园生活就这样被什么打破了,就算他努力维持现状,什么都不说,可明眼人也还是能看出来他的反常。从某一刻开始,有些东西就彻彻底底地变了。

这一点喻文州看得清楚,周泽楷同样也不瞎。

但前者绝口不提,后者默不作声。于是两人便相安无事般地保持着一种摇摇欲坠的平衡。周泽楷看到他时也没有什么异于寻常的举动,反倒好像在刻意关照自己一般。

如果什么都没改变,江波涛也许还能用不过是虚惊一场来安慰自己。或者直面暴风雨,破罐子破摔也算是干脆利落。可偏偏周泽楷的这种温柔体贴,他江波涛受不起,于是两人间便只剩下了消磨,同温水煮青蛙一般让惊弓之鸟惶恐着渐渐倦怠。

只要秘书部一有什么工作需要人负责,他就会抢着去揽下来,宛如工作狂魔附体。只不过在夜里,当江波涛打着哈欠,对自己层出不穷的错误犯傻,为早就不会出现的失误头疼的时候,他深知自己已经到达极限,需要调节,并且迫切地需要去打破些什么。

只不过时间还没到,那个契机也没有出现而已。


自己居然会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着了。

本来睡得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视线刚清晰起来就看见大魔王坐在对面看自己做的报告,吓得江波涛一下子清醒过来。

“醒了?”

喻文州头也不抬,抿了一口咖啡眉头不自觉皱起,这个吃货省的人居然都把挑剔写在脸上了。江波涛在心里吐槽着,可一想到之前秘书部的咖啡是自己泡的,而现在还没有个新人来接手,喻文州回来时自带的那杯星爸爸喝完了,柜子里只有速溶能勉强凑合,也难怪喻文州如此嫌弃。

“咳。喻部长你怎么来了?”

纵使喻文州再魔王,也没到料事如神的地步。江波涛低头瞄了一眼人手边的资料,都是自己刚刚整理完的,再加上手头这最后一点,基本上之前揽下来的事情也都做完了。另一边自己的杯子旁放了杯从小口处悠悠然然飘着热气的咖啡,纵是江波涛大脑再短路,也领悟了几分。

“忘了个资料,顺便倒回来看看你。”

喻文州把咖啡推到面前,纵是在意也没多言语。这人总把分寸拿捏得刚好,江波涛知道他担心,但也摸不清自己什么心思,只能一点点去猜。只可惜要是什么别的事,江波涛也就开口问这人了,偏偏现在自己都不懂得自己,哪还能指望别人给引一条路出来。

他有些想放弃挣扎,把一切交由时间。


周泽楷去找喻文州的时候,喻文州是真的要往办公室去。

“哟,这不是周店长吗,隔那么久都没在学校里出现过了,现在是有何贵干啊?”

喻文州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身前的人,笑容中有些玩味。自家小员工这段时间的反常,思来想去和眼前这人脱不了关系。

既然送上门了,喻文州也不会客气,周泽楷这人之前自己是打过交道的,不说多了解,老交情还是有几分。周泽楷的思维跳脱程度也就只是在之前的王学长之下,理解起来不容易,开脱的理由虽然蹩脚却也能让人问不下去。不过他能找上自己,除开公事也就只有江波涛算是两人的交集了。

“我们家小员工看来被压榨的厉害啊?这不解释清楚,人肯定是不会交由你们那边带走的。”

喻文州也不等人开口,直截了当地挑了个话头。这节奏要是交给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事情解释清楚。周泽楷看向自己的目光竟有些纠结,喻文州觉得好笑,这人不一直是打直球的主,怎么到了今天还优柔寡断起来了。

“嗯。”

周泽楷低垂着眼,喻文州感慨这美人计用得顺手,只可惜自己不是江波涛。周泽楷的默认也算是证明自己找对了方向,既然知道突破口那也就好办。只不过这个一向对很多事不在意的人居然还有着眼于谁的一天,还真叫人大开眼界。

“咖啡就免了,你们家咖啡虽然好喝,但味道也好认。我可不想被小朋友误解为受了什么贿赂。”喻文州无奈地看着周泽楷手上提着的两杯咖啡,虽然Samsara的饮品一向不错,但此时只能忍痛割爱,“先说清楚,我只是关心自家员工而已。”






本宣

全文完售之后放出。

地址《循江两家寄售给大家按需选择。

评论
热度 ( 23 )

© -钦允微光- | Powered by LOFTER